煤化工网

【专稿】彭知军:深莞惠一体化下的燃气现状与展望(2)

meihuagong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本公号去年发布了由资深行业观察人士彭知军撰写的《深莞惠一体化下的燃气现状与展望(1)》一文,对3(深莞惠)+2(河源、汕尾)乃至珠三角地区框架下如何更快扩大天然气管网的覆盖面积进行探讨。时隔一年,彭知军对于深莞惠一体化又有何最新思考?本文笔者重点东莞和惠州燃气行业的现状,并对深莞惠一体化下的燃气行业提出了几点规划和畅想。

相关链接:

【专稿】深莞惠一体化下的燃气现状与展望(1)

 

文 / 彭知军

 

距上一篇的推送时间快1年了,就怕计划的这篇长文“太监”了,都是懒惰造成的。继续补上。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十年——高调和低调的东莞

 

 

2014年初,一场轰轰烈烈的行动发生在东莞,和以往不同,这次认真而严肃。笔者叹之:风疾百花坠,莞城春色尽,“秦淮”从此无桨声。

 

朋友之间谈到东莞,会意一笑;夫妻之间谈到东莞,尴尬不语。这是东莞的高调之处,因为东莞是具有争议的城市。而其低调之处在于利用“经济时差”和地理区位优势承接了来自深圳的大部分的转移产业,完成了城市的野蛮生长。另外在这里要提一句,东莞的历任主要领导都曾在深圳市有很长时间的历练,而且都是实战型的,这应该在相当程度上给东莞承接深圳转移产业带来了便利和经验。

 

2002年11月,呙中校的一篇雄文《深圳,你被谁抛弃?》,引发了激烈的讨论,深圳就此萌发了转型升级之愿。以2014年初为起点追溯到十年前的2004年,深圳市开始推进城镇化、特区一体化(2010年5月27日国务院批复同意特区一体化)以及产业转型升级,原本在原深圳特区内(俗称关内,包括罗湖、福田、盐田、南山)高能耗、低端产业或转移或关闭。其中部分产业转移至原深圳特区外(俗称关外,包括宝安、龙岗),笔者在2005-2007年从事燃气工程施工时,就给从南山、福田搬迁至坪山、坑梓的一些工厂做过配套的燃气工程;毗邻深圳的东莞则承接了大部分转移的产业,加之东莞地处广深之间,土地资源丰富,又兼珠江口之利,还有铁路运输(主要是广深铁路),东莞重复了深圳的“三来一补”发展之路,而且还成功了。东莞的特殊服务业也伴随着其制造业的兴衰。

 

而今又在制造业萎靡不振时,利用其临深近广、低房价的优势“拉拢”深圳的部分产业,比如华为,已经把松山湖作为深圳市以外的重镇之一。笔者在来深圳已近14年,有一种感觉就是:深圳正在“香港化”,而东莞部分区域也正在“深圳化”。

 

东莞市燃气发展空间很大

 

据了解,东莞新奥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新奥,股权结构见表3)成立于2003年6月底,截至2015年底,该公司已建成运行管网1674公里、4个天然气储配站、加气站27座,居民用户42万余户、工商业用户4400余户,销售气量超过10亿立方米,相关发展数据见图3。东莞新奥除了发展已控制区域的燃气业务,还逐步对东莞市辖区的其它燃气企业进行兼并重组,如虎门、东坑(中远燃气)等镇区的燃气企业已相继拿下。

 

需要说明的是,东莞市的能源政策更加务实,他们选择支持发展天然气汽车,这一点是深圳、广州等地燃气企业所羡慕的。

 

表3 东莞新奥股权结构

 

图3 东莞新奥成立以来历年发展情况

 

注:数据来源新奥能源(燃气)2003~2015年报。

 

由于东莞行政架构的特点,各镇呈组团式发展,目前东莞新奥的燃气管道设施覆盖面积有限,还有来自深圳的气源作为补充。一些镇还有其他管道气公司,或国资,或私营,或合资,或合作,如常正(常正燃气公司主要运营常平、桥头两镇管道燃气,铺设了180多公里的市政燃气管网,承接了50多个花园小区和40000多居民用户及200多家工厂、酒店等工商用户的供气运行管理)、兴华(以瓶装气为主,有两个镇的管道气经营权)等。九丰则在东莞建有LNG码头,也有布局终端市场。

 

虽然东莞制造业遭遇了困难,但由于其定位不同于深圳,东莞拥有区位优势、发展政策、资源禀赋(特别是土地)等,以及更多能耗较高的产业;东莞也在大力推进产业园区建设发展,东莞新奥也积极介入产业园区供能业务,如天然气分布式利用。这些都是对气量增长的有力支撑。

 

偏于一隅的惠州燃气

 

说到惠州燃气,很多人对这个公司了解不多,全称是惠州市城市燃气发展有限公司。苏东坡当年在惠州西湖边品味着荔枝,边吟诵着“日单荔枝三百颗,不妨常作岭南人”。现在正是吃荔枝的时节。

 

深圳能源很早就进入了城镇燃气项目,2003年收购惠州燃气57.5%股权,很快就增持到87.5%股权。深圳能源的主业是发电,之前也是以深圳地区为主;惠州燃气营收在深圳能源总营收的份额不值一提,2015年、2016年营收占比分别为2.54%、3.35%。直到2015年报的ROng>第三节公司业务概要之“一、报告期内公司从事的主要业务”中才有50个字的表述:“城市燃气方面,目前运营惠州市的城市燃气,2015年供气量约6500万立方米;取得了潮州市的管道燃气特许经营权。”而之前的年报基本不提及燃气业务的发展情况,仅有营收、销售和利润率等数据,可以看出其没有把燃气作为一个战略发展方向的表示。笔者认为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本次发电产能过剩之前,珠三角地区特别是深圳市的电力供应非常紧张,笔者对此有非常深的印象,2005-2007年笔者从事燃气工程施工,坪山、坑梓等区域经常有拉闸限电现象,一些工厂、商业的生产经营受到影响,笔者记得当时一般都会多备柴油、汽油用于发电,减少市电拉闸限电对施工作业的影响。这在相当程度上给深圳能源的影响就是全力以赴发展发电业务,这也是深圳能源作为地方发电企业的主要责任。而对已纳入囊中的惠州燃气则关注和投入不足,相较于深圳燃气、东莞新奥而显得发展缓慢。惠州燃气对于深圳燃气、新奥燃气、港华燃气、中国燃气这些较早开展全国性布局的燃气企业来说真是“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图4惠州燃气2006-2016年燃气销售情况

 

数据来源:深圳能源2006~2015年报。

 

惠州燃气的发展一直处于一种较为“自然的状态”,作为常住人口200万左右的地级市,至今燃气消费量还不到1亿立方米,和这个城市的规模不相匹配。据深圳能源的年报,惠州燃气2015年供气量约6500万立方米(包含瓶装液化石油气折算为天然气,下同);惠州燃气和潮州燃气2016年供气量约9784万立方米,可以推算出惠州燃气的增长也比较有限,据了解增长也主要是来自位于惠州城区周边几个园区。惠州引入管道天然气也较深圳、东莞等晚3-4年,而且价格也高出不少。2011年的价格听证方案中居民用气价格为4.84或4.94元/立方米,2015年阶梯价格听证方案中居民用气第一档也是4.56元/立方米,2016年1月1日起居民用户第一阶梯气价执行3.98元/立方米。较高的价格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天然气在惠州的推广和普及。

 

表4 惠州燃气经营数据

 

数据来源:惠州燃气官方网站,惠州本地权威媒体。

 

惠州燃气走出主城区是最近几年的事情,而经济较为活跃的惠阳、大亚湾则分别为惠阳光能管道燃气有限公司(台商所有)、华润燃气所拥有。惠阳光能数据见表5。另外,大家也可以从安装户数、通气点火户数观察住房空置情况。

 

表5 惠阳光能经营数据

 

数据来源:惠阳光能官网,惠阳区燃气专项规划——说明书。

 

纵观惠州燃气发展的历程,相较于深圳、东莞是明显落后,一个重要因素是由于深圳能源的战略主导方向使得惠州燃气错过了全国天然气黄金十年的节拍:

 

1、外行领导内行,深圳能源在燃气投资和经营上缺乏经验,相较于发电业务,燃气业务开放性高、风险太大,挣的钱也不多,性价比不高,特别是对燃气业务的安全风险担忧过度;

 

2、在区域上没有把惠州市辖区内的主要区域都占领,如惠阳和大亚湾,地理区域上的发展空间受限;

 

3、没有引进广东大鹏LNG气源,管道天然气气源引进晚,价格高;

 

4、从惠州燃气2014年的工商用户数量就可管中窥豹,其针对惠州市城区的市场发展力度不足;当然,惠州燃气也是当地的瓶装气主要经营者,从市场份额上讲大多数情况下是左手和右手的关系;

 

5、管网基础设施建设不足,这一点从深圳能源对惠州燃气的投资情况可以得出,基本上是等天然气快到来才开始投资建设;

 

6、另外,惠州由于自身地理区位的劣势,旅游资源的优势,以及可能还有东江保护的考虑,对来自深圳转移的产业承接很有限。典型的是,大亚湾经济开发区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也以较为单一的炼化为主;

 

7、当然,高压管网的建设由省管网来实施,而省管网在这方面的推进力度严重不足(其股权更迭就有好几次,在此不多说),这也从一定程度上造成惠州燃气的天然气置换较为滞后。

 

关于深圳能源投资潮州燃气的情况可参读“延伸阅读”,据笔者了解,该项目的推进不理想,难以达成预期目标。是否也会在战略和经营上对惠州燃气的发展带来牵扯?

 

惠州当地政府和惠州燃气的规划是到2017年天然气销售量达到1亿立方米以上;到2020年天然气销售量达到2.7亿立方米以上,“十三五”年均增长30%以上。要实现这个目标,除了要加大管网等基础设施建设,还要把价格降下来,特别是要大力发展工商业市场,必须深耕惠州市辖区内的燃气市场,从政府政策支持和价格优惠上采取措施,以确保未来的增长空间。据悉,惠州燃气和仲恺管委会的合资公司——惠州市仲恺深能燃气有限公司(股比6:4)已经获得惠州潼湖生态智慧区燃气特许经营权。

 

规划与畅想

 

合并重组?

深圳能源、深圳燃气是同属于深圳国资委下属的发电和燃气企业,也有一些合并重组的传言,在深圳燃气还没有上市之前,就曾经有类似的传言。如果合并重组成功,当然可以形成能源航母,加快两者的资源互补,增强深圳市在珠三角地区能源体系的话语权,包括可能在未来主导珠三角天然气交易中心,也需要这样的体量和实力。这也是符合国企改革方向的。

 

深圳的东进西出

去年深圳市提出了东进战略,这也会对惠州,特别是惠阳片区(含大亚湾)形成较大的利好。

 

对深圳来说,西部才是发展的重心。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里出现一个新名词——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即依托广深高速、广深铁路、广深沿江高速等交通要道,探索建设科技创新走廊。报告提出:“完善区域协同创新体制机制,打造广深科技创新走廊,推动重大科技平台和基础设施共享,促进人才、技术、资金、信息等创新要素自由流动、深度融合。”这更加有利于东莞。

 

东莞和惠州的布局

2017年6月14日,东莞市召开园区统筹组团发展战略专题座谈会,会上披露,东莞确定以园区统筹组团发展作为一项核心战略。如果这一战略得到贯彻,东莞的产业结构将在基础上得到优化,进而吸引更多的人口;同时,随着深莞惠公共基础设施的进一步完善,东莞还将接受来自深圳的人口外溢,甚至会吸引一部分惠州的人口。而惠州则会在大亚湾、惠州潼湖生态智慧区等发力,以响应深莞惠一体化。

 

如果大型燃气企业或资本想介入东莞燃气市场,一些镇区仍是很好的标的,当然溢价会很高。

 

大湾区

大湾区概念,这将是深莞惠一体化的进一步支撑。深圳燃气、东莞新奥、惠州燃气,包括省管网正好可以利用此机遇进一步完善和优化输配系统,包括接收站等都可以加入进来,实现燃气管网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打造区域性交易中心奠定硬件基础。这个内容将在下一节探讨。

标签: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