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化工网

【专稿】从十九大报告看燃气之现象和思考(一):大规模煤改气是一种灾害应急策略

网友投稿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文 / 彭知军

 

笔者于2002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十九大报告多次提到“美好生活”:“明确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反映了党对人民内心诉求的精准把握,并将此写入刚刚修改的党章中:“在现阶段,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也反映了党的执政理念是与时俱进的,并以最权威的形式从根本上予以确立。

 

“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之一就包括足够的能源供应和消费。天然气具有清洁、安全、经济(这三点都是相对而言,属于定性范围)的特点,是目前较为现实的优质能源,主要是替代燃煤(污染大)和液化石油气(瓶装气相关的事故多发)。和天然气利用较早、成熟的国家和地区相比,我们的管道天然气还存在覆盖不足、人均用气量偏低等问题。从“柴米油盐”来讲,就必须扩大天然气在人民生活领域的利用,包括用于舒适性消费。

 

 

ROng>我小时候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笔者曾在多篇文章里提到过,小时候生活在江汉油田附近的农村。家里舍不得吃的鸡蛋,都积攒一段时间后,拿到油田的集贸市场售卖,换得一点钱补贴家用;我们小孩子也曾经捕鱼捞虾,拿到油田的集贸市场售卖,换得一点零用钱。另外一件印象深刻的事就是油田在冬天有供暖,记得小时候的冬天是奇冷无比,比现在要冷多了(1997年以后暖冬现象持续),下雪后池塘结冰,小孩子们都可以冰面上嬉戏玩耍。这个时候,油田的职工们就可以享受供暖,来自小型燃煤锅炉,真是惬意的冬天,连基层单位比如距离我家500米左右的采油一队驻地也有供暖,每次经过那里,望着腾腾的热气,不由地生出一个梦:我以后要是在油田这样的单位工作该多好啊,吃得好、不挨冻。

 

这就是30年前,一个中国农村少年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根源在于“不平衡”。

 

 

美好生活需要的内涵发生了变化

 

 

美好生活需要是需要大量能源以及高效利用来支撑的,便捷舒适的生活需要大量的设备设施来维持,其驱动就依靠能源。如今,壁挂炉(或小型常压锅炉)供暖就解决了广大非采暖区或采暖区内集中供暖未覆盖范围的供暖需求,部分区域由于集中供暖质量不高或不稳定,也可以采用壁挂炉供暖来弥补。当然,在经济技术允许的条件下,我们还要尽可能的提高利用效率、节约资源以减少对自然环境的影响,或减少(对环境的)道德负罪感或输出价值观(发达国家不是经常用节能减排来规制发展中国家么)或制定国际标准规范等等,以获得相对的优越感,也是国力增强的表现。这些都是“美好生活”的表现之一。

 

我记得前几年,经常听到或看到关于河流湖泊治理的声音和报道。时至今日,据笔者观察,位于深圳市的深圳河、布吉河、龙岗河等都得到了不同的改善,一些河段还建成了供市民休闲游玩的场所,我记得十年前的龙岗河真是面目可憎;到一些地方出差,也有耳闻某河几年前还是臭气熏天,如今已经治理好了等等。最近几年来,大气污染在相当范围内成为人神共愤的对象,由此拉开了持续的、轰轰烈烈的煤改气之幕,从北京开始向南铺开,在政府组织和动员下,各路参与者各怀心思和目的参与其中,如中国燃气依靠煤改气把股价持续推升、lng点供(其定义和理解各有不同,暂用此名词)遍地开花。

 

大气污染治理从客观上成为助推天然气扩大利用的阶段性主要驱动因素,使得今年以来天然气消费增速重回两位数。从国家治水来看国家治理大气污染,燃气行业还将迎来相当一段时间的被动上升期。

 

 

大规模煤改气是一种灾害应急策略

 

 

今天,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短时间内实施大规模煤改气是对持续的、大范围的大气污染的应急之策,效果如何有待观察(至今还有很多争议),如果要寻求根据,我认为可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雾霾应该是一个气象灾害,对生产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和巨量损失;即使没有个法律,我认为党从人民的健康这个天然的、基本的利益出发也是理所当然的,解决好呼吸问题,也是“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基础之一。这是政治正确的事情。在推进过程中,我们再次看到了我们国家强大的动员能力,行政监管、财政激励等等,又一次见识了我党集中力量大事的气魄。

 

在某些人看来是瞎折腾,在相当一部分地区可能是存在的,必须认识到解决某个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要分阶段来解决,现阶段是解决能否用得上天然气这个初步问题,下一步就要解决是否持续用得起天然气这个深层次问题,否则的话,我们现阶段的投资就会低效或沉没,出现肥了资本、瘦了民众,又成为遗留包袱,把之前的行业改革成果付之东流。既然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那么大规模的转移支付将持续,同时依靠战略引导、区域规划、产业转移等逐步缩小收入差距,增强这些煤改气地区,尤其是广大小城镇、农村等人群的支付能力。这是考验我党执政能力的。另外,在十九大报告中没有写的,但之前曾多次强调的:“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见党的十八大报告)。先不要喷“人均”,如果这个目标实现的话,那么在大规模煤改气的尾声,大多数用户是有足够的支付能力的。

 

另外,随着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及用气规模的扩大,进口气量和比例也会提升,早前协议价格较高的气量会得到部分稀释(目前国际天然气价格较之前的协议价格低很多);其次,规模效应也会摊薄整体的成本;再者,目前推进的天然气行业改革就是从根本上合理降低终端价格。这些对扩大天然气利用都是刺激。

 

在此之前,我也写了有关煤改气的文章,角度是基于客观事实的观察,在专业角度持保留意见,并不是要否定煤改气的初衷。但是这个过程,在本质上和之前的“家电下乡”、“汽车下乡”没有本质区别,家电、汽车下乡是化解产能过剩和经济危机的应急策略,是针对经济灾难的应急措施,而大规模煤改气则是针对自然灾害(本质上是人为灾祸)的应急措施。对前车之鉴要提前准备。

 

 
 

待 续

 

 

延伸阅读: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 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  ——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中国共产党章程》

《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主席令 第 六十九 号)

《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7)》

标签: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