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化工网

煤价既受成本控制也受运输影响

meihuagong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煤炭价格与煤炭经济可持续发展

我讲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为什么我们要研究煤炭价格;第二,什么样的价格是合理的煤炭价格;第三,解决目前煤炭价格矛盾的一些想法。

为什么研究煤炭价格呢?市场经济是商品交换的经济,只要是商品交换,重要的环节就是价格,你得把价格谈妥了以后商品才能够进行交换。应该讲价格是商品交换的核心,要通过价格反过来调节供给,价格低了生产的积极性就相对小一些,生产就会少一些。

大米和鸡蛋的价格我们基本上不再研究了,它们已经市场化了。煤炭的价格则不同。从1992年下半年开始,最早在山东的枣庄矿和江苏的徐州煤矿放开煤价,实际上也不是完全放开,电煤价格是例外的。一直到2001年政府价格部门讲煤价放开了,包括前一段时间实行的国家电煤指导价格也不再指导了。但事实上这个价格并没有完全放开,电煤价格到目前还是执行的指导价。比如说,2004年的订货会,发改委研究提出吨煤价格上调不超过12元,大部分企业都是以上调12元签订了合同。这样来看,部分电煤价格应该说还是一个指导价,还没有完全放开。

价格在产地仍存在双轨制。随着供求关系的变化,双轨制差距越来越大,而且有个规律,就是从西部到东部差距逐步加大。最近我去成都,那个地方的电煤价格和市场煤价格每吨相差60~80元钱。河南平顶山这个地方相差90块钱,再往东安徽、山东相差了100多块钱。再一个规律就是,省内的电煤价格和省外的电煤价格不一样。省政府调控煤炭企业不能涨价或者是你涨价只能涨到什么样的程度;如果煤炭调到省外去,那么价格就随行就市。这样造成省内煤矿供省内电煤价格比较低,到省外比较高。像江苏、上海、浙江等省区,煤矿不太多或者没有煤矿,他们的电厂可能花更多的钱来购买煤炭。当然也有一些是计划内合同定的价格,煤矿还是基本按照合同价格来执行的。

煤炭价格大的方向是很明确的,发展市场经济就是靠市场来发现价格,按照市场供求关系来确定价格,价格反过来调节市场供求关系,这个大的方向是很明确的。大家都知道,国务院47号文件说得很明确,把煤炭价格、电煤价格和市场价格并轨,搞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如果说煤价涨得比较高了以后,对电价要作适当的调整,同时要求电力企业要消化一部分。我们现在研究的是怎样执行47号文件,是一次到位,就是煤炭价格和市场价格并轨,还是逐步到位。如果说一次到位,就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如果说分步到位,就是说2005年电煤价格要调多少。这个问题实际上也就是目前煤炭订货会前正在激烈讨论的问题。

从政府管理部门来看,特别是发改委价格管理部门,可能考虑更多的是对社会经济发展稳定的影响问题。如果说价格调到位绝对不会出现经济波动,我想政府部门能下决心,因为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方向是确定的,国务院文件也是这样要求的。但是,目前还是要担心物价水平会有大的波动。从这个角度来看,还是要稳步操作。一方面是按照市场走,贯彻落实国务院47号文件,另外一方面还要考虑逐步操作到位,有一个稳定发展经济的问题。

什么样的价格是合理的煤炭价格。现在有两个价格,一个是市场价格,一个是部分电煤国家调控的价格,我们叫做电煤价格,是市场价格高了吗?肯定不是,目前市场接受这个价格,在浙江省每吨煤600元也能卖出去。现在看来大部分人都认为电煤价格低了,包括电力企业的同志也认为目前电煤价格偏低,只是希望电价也能随煤价上调。现在的市场价格应该说是市场供求关系形成的价格,市场能够接受的价格,现在的电煤价格是政府调控的结果,如果没有政府调控,这个价格就并轨了。

一个合理的市场价格由两个供求关系决定。一个供求关系是整个煤炭生产和煤炭消费是不是平衡了,再一个供求关系是由于运输能力不足,所造成的局部或者部分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这个问题不容忽视。解答这个问题,我要做些说明。2004年7月下旬到8月上旬这段时间,铁路鼓足了干劲拉煤,一天装车5万辆,20天下来完成任务了,但是没有把煤拉完,不是说煤矿没有煤了,而是铁路能不能再继续这样做了。由于集中运煤积压了大量的物资,许多矿石和其他工业物资的运输受到了一定影响,铁路不可能长时期集中精力拉煤。

2004年9月下旬,我到山西、内蒙、陕西去调研,看到山西大同口泉沟几个煤矿存煤120万吨,少数煤矿的煤堆得时间长了,已经自燃着火了,煤矿工人正用推土机把着火的煤堆开,然后注水。为什么?运不出来,其中一个矿一个月推土机用了30吨柴油。我从陕西到山西的路上,由于堵车,有罐车进不来,汽车加油都成问题,整个路上都是拉煤的大车。现在哪个地方交通长期堵塞,肯定是煤车影响,包括山东、河南和安徽。

我在内蒙古一个地方矿座谈,问这个矿的煤卖多少钱一吨,矿长说最低卖35块钱一吨,我说你怎么还能够维持生产?他冲我一笑,说是有办法搞到一些运力。他说一吨煤35块钱卖给人家是亏损,但是能搞到一些运力以后再运煤就能够赚钱。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我们既有供需平衡的问题,也有铁路运输不畅,造成局部地区供应不足的问题。目前的市场价格是不是一个合理的价格,一方面要考虑到运输因素,另外要考虑煤矿的成本。所以对煤矿来讲,不能够盲目地认为当前市场价格就是合理价格,运输的问题解决以后就不是这样的了。

最后我想讲关于解决电煤价格矛盾的措施。着眼点还是要按照市场方向走,要顺应市场而动,但不要引起大的震动。我看有两个类型的解决办法:一个是治标,即允许煤矿适当地提高电煤价格,同时电力企业要挖掘潜力,降低成本,消化涨价因素。再就是煤矿要逐步向完全成本靠。现在我们有一些煤矿赢利了,但这个赢利是在有很多应该投入而没投入的基础上形成的,很多的欠账没有补还,包括职工收入。就眼前来看,煤矿和用户签订中长期协议,对下一步市场价格是一个导向,就是说电力愿意以这么高的价格来接受煤炭,煤矿也愿意以这么高的价格来销售煤炭,它是企业的行为,我觉得应该抓紧来做。

那么从治本上来看,我个人认为是需要提高铁路的运输能力,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制止煤炭企业的过度竞争。

标签: 煤炭价格 成本控制 运输影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