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化工网

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与中国的碳减排战略

admin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一 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必要性

1.煤炭能源的战略地位

我国能源资源赋存的显著特点是“富煤、缺油、少气”,煤炭是主要的化石能源资源,占我国化石能源资源总量的90%以上。《全国煤炭资源潜力评价》显示,中国2000米以内煤炭资源总量达5.9万亿吨,圈定预测区2880个,面积近45万平方千米,预测资源量3.88万亿吨,已探明保有资源量2.02万亿吨,能源资源禀赋决定了煤炭在我国能源结构中的基础地位。

长期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煤炭作为最重要的基础能源和工业原料,为保障我国经济社会的长期快速健康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根据《2014年国家统计年鉴》数据,1990~2013年,我国煤炭消费总量平均每年增长约1.1亿吨,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生产总量构成中比重为73%~78%,在初级能源消费总量构成中的比重介于66%~76%之间。图1和图2分别给出了最近10年我国一次能源生产和能源消费结构的演变情况,其中煤炭在我国初级能源结构中的比重基本变化不大。《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的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煤炭生产总量为38.7亿吨,煤炭在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中的比重分别为75.6%和66%(国家统计局,2015)。

煤炭是我国能源安全的重要保障。近年来,国内油气资源的需求增长较快,增量主要是以进口为主,石油、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逐年上升。2014年,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接近60%,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上升至32%。油气资源进口容易受国际能源市场波动和地缘政治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我国能源安全形势不容乐观。与此同时,非化石能源占我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仍然偏低,2014年仅为11%(国家统计局,2015),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受限于成本、技术、经济性等因素影响,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短期内难以大规模替代煤炭等传统化石能源。虽然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和能源结构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我国煤炭产量增速放缓,煤炭消费量出现下降,从保障能源安全角度看,煤炭仍然是目前我国自主能力最强的能源。

煤炭是我国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重要支撑。我国经济高度依赖煤炭的特征显著,经济增长与煤炭消费变化趋势非常接近,具有较大的关联特征。如图3所示,近10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与煤炭消费总量呈现明显的线性关系,相关系数高达0.987。煤炭工业规模化发展的同时,全产业链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截至2013年年末,全国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共有企业法人单位1.9万个,行业从业人员611.3万人(国家统计局,2014)。因此,煤炭为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煤炭的稳定供应在确保国民经济正常运转、保障居民生活质量、维系社会稳定等方面作用显著,在全国社会经济发展全局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煤炭产业是我国区域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由于我国不同区域的差异性,煤炭的主产区和调出区往往以煤炭为主导产业,其煤炭消耗强度和煤炭依赖度较高;煤炭的调入区虽然煤炭消耗强度较低,但煤炭依赖度也较高,煤炭能源仍是区域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根据谢和平等学者的研究,我国晋陕蒙宁甘地区重工业化特征突出,煤炭依赖度为全国最高,并高于全国平均值10%以上,以煤炭开采、煤电、煤化工等煤源产业为代表的重工业成为地区工业的支柱,支撑了地区经济的快速发展;华东地区经济发达,煤炭资源短缺,属于煤炭调入区,其能源消费总量高,煤炭依赖度高居全国第二位;而煤炭依赖度排在后面的其他三大区华南区、东北区和新青区的煤炭依赖度基本维持在60%以上(谢和平等,2014)。上述现象充分说明煤炭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主体地位依然突出,在我国区域经济发展中也起着举足轻重的支撑作用。煤炭产业为山西、陕西、内蒙古、宁夏、河南、山东、贵州、新疆等主要能源生产地区提供了重要产业支撑和经济来源,同时也为华东、华南等主要能源消费地区提供了可靠的能源保障。

我国能源资源禀赋特点及立足国内的能源安全战略方针决定了在未来较长一段时期内,煤炭仍将是我国重要的基础能源。根据《中国煤炭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战略研究》的研究结果,到2020年煤炭消费比重降至62%的任务依旧艰巨,即使到2050年

标签: 碳减排 煤炭清洁高效利用 能源发展战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